总之

来源:http://www.lqcl.org.cn 作者:广东省普宁市咏凉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 www.lqcl.org.cn 2020-08-20 07:56

“北京的房价听说最近一天一个价儿,我们两个人虽然有点积蓄,但也不敢奢望在北京买房子,过两年孩子大了,开销也跟着大了,还是想想回青岛吧。”吴峰感叹,在北京买一套房子能在青岛买几套,“只要我们以后不在北京生活就没有压力。”

“平时的花费主要就是房租和家里人的衣食,不需要养车养房,钱够花,工资增长水平也能跟上物价上涨的速度,如果有自己的房子就会有幸福感。”吴峰说,说到房子,成了他心中最大的痛点。

王广谦:居民投资增长有内在制约因素。老百姓的钱放在包括银行、股市等一些投资渠道中,能够有一个超过物价上涨的稳定收益,但不能期望像前几年那样达到10%-20%的收益增长,这是不能持续的,全社会的平均利润率达不到那么高。所以人们的心态要调整,不能总想着暴富,只有心态调整好,社会稳定下来,使得一批又一批创业者和企业发展起来,老百姓才能分得更多财富。

目前来看,居民收入的比重偏低,政府收入的比重偏高,居民收入比重应该提高一些,政府和企业收入的比重降下来。

刘永好:简单来说,提高员工工资会增加企业成本。企业的成本由工资、原料、设备、财务成本等叠加而来,工资提高了,企业的成本确实会增加。所以工资提高肯定对企业有一定的影响。

王广谦:经济下行,个人工资和财产收入等都会与当前的经济水平相当。我国目前人均收入水平还达不到世界平均水平。但城乡基础设施、基本服务和生活水平比发达国家还有较大差距,我们需要投资发展的项目还很多,中国经济发展长期来看仍然空间巨大。

同时,2015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基尼系数为0.462,比2012年下降了0.012。基尼系数是反映收入差距的指标,统计局由此表示,居民总体收入差距继续缩小。

新京报:目前股市下跌、利率下降,投资收益缩水,居民怎么能让钱袋子鼓起来?

另一方面,老百姓的收入与企业的发展是相结合的。中国劳动力成本目前还不算高,还有一定的竞争力,企业应该通过转型提高生产效率和经营效果,使职工工资与企业利润同步增长,在发展中提高劳动者的工资水平,这才是有根基的。否则只静态地看分配比例不是解决办法,劳动者工资应该随着经济和企业的发展同步增长。

我觉得这个问题的解决角度应该是企业如何降低其他成本,提升效率,通过效率的提升消化员工工资增长带来的成本。总之,我认为提高工资总体上是好事儿,对消费企业来讲,老百姓的购买力提高了;对老百姓来讲,工资提高后,心里踏实了,敢消费了,对中国制造又产生拉动作用。

去年吴峰的儿子出生,虽然添了一口人,但孩子还小,没有太大的花销,两个人赚的钱除去日常开支还有结余。除了工资收入,吴峰也会找各种渠道投资。几年的积蓄被吴峰投进了股市和各种理财产品,去年到今年股市经历了一轮“过山车”,吴峰幸运没亏,而且从理财产品中获得了一点收益。

吴峰晒出了自己的工资单:岗位工资9800元,工龄工资300元,能力工资880元,还有诸如独子补贴、过节费等各种补贴,综合算下来,吴峰每月应发工资11810元。不过还有各种扣费和扣税,实际到手的工资是8806元。

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大学教授刘志彪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经济面临高位下行压力下,实现城乡居民收入翻一番的目标有一定的难度。可以调整国民收入分配结构,增加居民收入,适当降低财政收入的比重。

刘永好: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背景下,要提高工资根本办法是提高劳动生产率。普通劳动者需要不断学习,通过提高自身技能水平和工作效率实现收入的提高。另外,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背景下,也为更多“能人”提供了收入增长的可能性。

王广谦:一方面,劳动者工资是企业成本的一部分,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企业不能提高效率,劳动者工资提高,企业成本高了,压力就增大了,所以企业会希望员工工资涨得慢一点。这涉及到居民、企业和政府收入的分配比例。

刘永好:中央提出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战略目标,这里面的难点在于如何改变农村的面貌,提高农民的收入。近几年我国农村和农业,由传统的、分散的小农模式向适度规模的现代农业转变。这个过程中,相关农民的收益会有巨大的变化。

李克强总理在3月5日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去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7.4%,快于经济增长(6.9%),城乡收入差距持续缩小。今年的预期目标是居民收入增长和经济增长基本同步。

在此次两会上,与居民收入相关的个人所得税再次成为热门话题,不少代表委员建议提高个税起征点。对此,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两会期间表示,简单提高个税起征点是不公平的,今年将把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法的草案提交全国人大审议。

国家统计局今年初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2万元,比2012年增长33%,扣除价格因素,年均实际增长7.8%。其中,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12万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14万元,农村居民收入增速快于城镇居民。

只要未来处理好各项政策,社会保持稳定,经济就能保持中高速增长,在这个过程中老百姓的收入是会跟着受益的。

新京报:作为人大代表和民营企业家,你认为民营企业能为提高居民收入做些什么?

虽然官方公布的基尼系数不断回落,但非官方的数据却显示中国收入差距的程度仍然很深。学者普遍表示,我国收入差距仍然巨大,缩小收入差距依然是政府政策需要努力的方向。

比如,现在我们公司旗下的农牧板块提出要大力发展养猪业,我们采取的方式就是“公司+家庭农场”。每个家庭农场计划年出栏1000头,这个规模的养殖,单纯依靠农民自己的能力很难做到。因此,农业企业要提供弥补资金、市场、技术等短板,为农户提供生产资料、技术指导,负责后期市场销售。如此一来,农民1000头猪每年就可收益15万元,大大超过传统模式下的养殖收益,甚至也超过了进城务工的收益。

在农村,农民要增收道理也是一样的,要提高劳动产出比,以适度规模的现代农业替代传统小、散、乱且效率低下的生产方式。

但从另一方面来看,工资增加后老百姓有钱了,提升了消费能力,加大对产品的购买。总体来讲,对企业又是利好的。并且工资提高的幅度相对比较大时,企业更具有吸引力,员工的工作效率更高,这又是一个好处。所以不能简单说提高工资损害企业利益。

工资上涨,吴峰的生活水平也不断上台阶。5年间,他从1400元/月的合租房搬进了4000元/月的两居室;在外面吃饭、看电影也不再掰着手指计算花销了;偶尔还会跟老婆出去旅行。

这是吴峰最新的一份工资单,相比5年前他刚参加工作,工资几乎翻了一番,在这5年期间,吴峰的公司进行了薪酬体系改革,员工的工资普遍上涨,根据考核情况,吴峰的工资5年中涨了5000元,每年平均涨幅差不多10%。

根据“十三五”发展规划的目标,到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实行有利于缩小收入差距的政策,明显增加低收入劳动者收入,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多渠道增加居民财产性收入。

30岁的吴峰是青岛人,在北京一家大型企业旗下财务公司任职,5年前吴峰名校硕士毕业后留在了北京,每月拿着6000元的工资;5年后,他的月工资涨了5000元,几乎翻了一番。